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itouch6程矞采、程焕采兄弟与江苏政务-汪山土库程氏风采

浏览量:34

程矞采、程焕采兄弟与江苏政务-汪山土库程氏风采
程矞采、程焕采与江苏政务

综述

根据汪山土库程氏家族的大爷程矞采(号晴峰,以下称晴峰公)、二爷程焕采(号霁亭,以下称霁亭公)职官年表可知(本表依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清代职官年表,辅以新建县志、江西通志等史料制作),自清朝道光二十年起,晴峰公与江苏政务多有交集,曾先后多次署理或正式就任江苏巡抚、兼护两江总督等职;霁亭公则于道光二十八年就任江苏布政使,次年署理江苏巡抚。
程 矞 采
生于乾隆四十八年
嘉庆五年恩科乡试中第四十九名举人,嘉庆十六年会试中第二十七名进士,殿试二甲第十八名
程 焕 采
生于乾隆五十二年
嘉庆二十五年会试中第五十三名进士,复试一等,殿试二甲
职衔
任期
职衔
任期
江苏布政使(奉调)
道光十八年
丁父忧
道光十八年~道光二十年
广西布政使
道光二十年
江苏布政使
道光二十年~道光二十一年
江苏巡抚(署)
道光二十年~道光?年
两江总督(兼护)
道光二十一年
江苏巡抚
道光二十一年~道光二十二年
山东巡抚
道光二十二年
湖北武昌盐法道
道光二十二年~道光二十五年
广东巡抚
道光二十二年~道光二十五年
护理两广总督
道光二十四年
漕运总督
道光二十五年~道光二十六年
湖北按察使(署)
道光二十五年
江苏巡抚(署)
道光二十六年
湖北按察使
道光二十五年~道光二十七年
云南巡抚
道光二十六年
云贵总督(署)
道光二十七年~道光?年
湖南按察使
道光二十七年~道光二十八年
江苏布政使
道光二十八年~道光二十九年
云贵总督
道光二十九年~道光三十年
江苏巡抚(署)
道光二十九年
晴峰公、霁亭公职官年表(涉及江苏部分加粗表示)

清道光十八年二月,(公元1838年,月份按农历,下同。)晴峰公、霁亭公的父亲光禄公卒。时任浙江布政使的晴峰公本已奉调江苏,未及交卸即丁忧抵家,彼时霁亭公因病在籍,兄弟见面相拥痛哭。二人随即处理光禄公后事,并协助叔叔荣禄公办理义仓义学等事。
道光二十年末,晴峰公守丧期满,霁亭公病亦痊愈曾国猷。二人同舟北上进京。十二月,崔宇革晴峰公初简放广西布政使,又转调江苏,奉旨署理江苏巡抚。道光皇帝上谕:“广西无事。今调汝江苏。汝科分早、资格深,故令汝署巡抚事。近因英夷滋扰海疆,江苏极为紧要。汝即前往筹防务,于新正镫节前后赶到。”(笔者注:正月二十五日新正节,亦称填仓节。清《帝京岁时纪胜》载:"当此新正节过,仓廪为虚,应复置而实之,故名其日曰填仓。")
道光二十一年正月,道光四次召对晴峰公后,晴峰公即奉旨护两江督篆亲往上海防夷空难惊魂。《翁心存日记》道光二十一年一月廿六日记:“昨夜抚署接到廷寄,本月十九日奉上谕:裕谦前赴浙江,会同余步云办理进剿英夷事宜,并令摘取伊里布钦差大臣关防,即令裕谦替代,并饬伊里布星夜驰回本任,其未到任以前,江督印信着即派晴峰公监护,钦此。闻裕鲁珊署督已于昨夜由上海启程赴浙,今日午刻程晴峰督抚自省起程,前赴上海交替矣。” 按照清朝的任官回避制度中的籍贯回避条款,“自督抚至州县官员,本省人不得在本省任职,非本省人,但原籍与任地相距五百里以内,也须回避”慕容嗷嗷,而晴峰公原籍江西,此次署理江苏巡抚兼护两江总督(清代两江总督需处置江苏、安徽、江西军民政务),纯属异数,亦可见道光帝对晴峰公的倚重。
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林则徐作为钦差大臣,主持了虎门销烟;二十年,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二十一年,由于清廷在战事中节节败退田克兢,朝廷中主和派占据上风,林文忠公、邓廷桢被革职。这是晴峰公处理棘手的两江政务的历史背景。
到任仅仅数日,晴峰公即奏报了处理江苏政务的第一份奏折《奏为江苏现以防堵为第一要务安徽寿春镇总兵带领头起官兵安静过苏并抓紧办理漕运事》(道光二十一年二月初一日)。给皇上吃了一颗“定心丸”。几日后,《奏为筹拨江宁苏州两地各属展赈口粮需用银两事》(道光二十一年二月初八日)这是因为赈灾救民,刻不容缓。(同年六月又奏《奏为设厂煮粥散放盐义仓谷石接济江宁县等受淹各属灾黎事》)
紧接着的两三个月内,晴峰公快速处理了漕运大事,(见《奏为交卸督篆回江苏并催提重运漕船事》、《奏为苏松粮道押运赴通州请展限办理秋拨册籍事》、《奏为苏省漕船陆续渡江及浙船扫数出浒关事》、《奏报江浙漕船全数渡江完竣日期事》等奏折)开始全方位处理江苏政务。

详解
下面本文结合数件奏折,从外交、军事、经济及民生等各个方面对晴峰公、霁亭公处理的政务细节加以解读。
道光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晴峰公呈《奏為續獲販煙人販飭令研訊實在來歷按例嚴懲》折:

竊照姑息最易於養奸,明刑乃所以弼教。鴉片之流毒已久,例限已逾。必須密挐與販,以清吸食之源;嚴治吸食,以絕與販之望。庶互相警戒,方能力挽頹風。臣駐劄上海,稔知該處商民叢襍。閩粵人多當此南風。司令之時貨船進口者紛至遝來,必有夾帶售私之弊。屢飭該縣營認真跴緝,並密派委員購線訪挐。前據上海縣挐獲煙販王順觀,起出煙土一千六百餘兩,並據各該縣陸續報獲案犯多名,均經批飭嚴審詳解。茲又據礮局委員,常熟縣知縣常恩,會同上海縣知縣曾承顯,並營汛弁員於吳淞口頭壩地方挐獲販煙人販王阿二,起出煙土三十四包,計重一千六百兩强欢成爱。訊據供稱,係廣東嘉應州人,向在蘇州貿易。現已歇業。擬從海道回歸。因無便船可以趂搭,將所存洋銀七百餘元託同鄉王來觀,代向商船水手買得煙土,欲赴蘇州一帶售銷。甫上信船,即被官差挐獲等語。所供初次與販,及向商船水手購買之說均屬遁詞,且供出代買之王來觀,現已逃匿無蹤,更難憑信。已批飭嚴究實在來歷及與販次數、有無另行窩囤之處。令其供吐實情,以憑按例懲辦。仍一面諄飭委員及該縣營隨時訪緝,有犯必懲。期於積習湔除,而海隅亦可臻靖謐矣。謹將督饬查挐烟犯缘由缮具奏。伏祈皇上圣鉴。谨奏。
道光帝硃批:查挐甚好 毋稍懈弛
由该奏折可见,在朝内主和派势大的背景下,晴峰公对于禁烟大计采取了由内入手的办法,即严厉打击烟犯,堵住吸食鸦片的源头。这样既避免和英军冲突,又能达到禁烟的目的。不失为折衷的一个好办法。但是 “鸦片之流毒已久......必有夹带售私之弊......欲赴苏州一带售销......”等等情势,说明全国范围内的禁烟形势仍旧是十分严峻的。晴峰公在奏折中提出:“必须密挐与贩,以清吸食之源;严治吸食,以绝与贩之望。庶互相警戒,方能力挽颓风。”实为真知灼见。
在该件奏折中,附带附件两件。其一为报飞饬各州县护解林则徐前赴东河片。
道光帝硃批:览
道光二十一年春,林文忠公以四品卿衔,赴浙江镇海协防。五月二十五日《林文忠公日记》载:......刘抚军处接兵部五月十三日咨文,亲往询之,知奉上谕,以则徐前在粤省所办营务夷务均未能妥协,与前督邓(指前两广总督邓廷桢,笔者注)俱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是夜即收检行李。日记中“是夜即收检行李”短短七个字,不知包含了文忠公多少难以言表的心绪。文忠公被革职发往伊犁效力,是道光帝权衡“战”或“和”的多种利弊后的决断仙侠记官网。但是对于这位国之栋梁,道光帝心中恐怕也是纠结和踌躇的。果不其然,适逢黄河水患,河南开封被洪水围困,上谕:林则徐著免其遣戍,即发往东河(指山东河南河道,笔者注)效力赎罪。这就意味着文忠公可以暂避远遣伊犁效力之苦。公文传到晴峰公处,他“當即轉行臬司,飛飭經過各州縣暨護解委員,無論林則徐行抵何處,即令遵旨,迅速前赴東河纸玄网。”

文忠公与晴峰公,既是同年,私交亦厚。道光十四年十二月,程母陈氏殁,文忠公赠挽联一副(见萨嘉榘:《林则徐联句类集》卷三)
南浦返慈云,封迭鸾回,
正答春晖迎孟草
西泠挥泪雨,音悲鹤讣,
待馨夕膳慰庄椿
《林则徐全集》第八卷则收录了文忠公致晴峰公的数通信札,多涉及政务,亦有二人私下交情的流露。例如“......该处文武皆有畏回之意......既经阁下偏劳,可否再会一扎,将此单分交音镇、宝守,责令必须全拿张康黎,方许了案撤兵......”“......下午送政之稿,本欲奉烦细改,故未遣人取回。顷诵复书无级生,并承酌改稿中两三处,极为周浃老到,感佩无似......”
故此,上折中“飞饬”二字,毫不隐瞒地反映出晴峰公于公于私,都迫切希望能把暂免遣戍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文忠公的心情。至于文忠公治理河患之后,仍旧被贬伊犁酸蜂,其后又于道光二十七年前后与晴峰公共理云贵政务等事,拟由另文详述。第二件附件,报委员赴清江浦查拿烟犯片,解读略。

向来各省巡抚每月奏报雨水粮价,以供御览,是君主体察民情的重要途径。道光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晴峰公呈《恭报六月分雨水粮价情形事》折:

......高田旱稻現已吐秀揚花,晚禾木棉亦皆長髮暢茂。其沿江及濱臨湖河地畝,前此積水既深,今又大雨,兼旬山水江潮併發。一時宣洩不及江依琳,以致水勢日增,廬舍田園被淹益甚。節經臣諄飭各州縣諭督佃農趕緊設法疏消,無如節候已遲,水難驟涸。即襍糧亦多不能補種。內江寧府屬情形較重,揚州次之,其餘各屬又次之,惟松江壤接海濱,農田足資蓄洩,秋收可卜豐登。現據被水各屬紛紛稟請撫恤前來。複經臣批司分別委員會勘,並體察實在情形,熟籌妥議,星馳稟報統俟勘覆,至日另行奏明辦理。至通省糧價,海州一屬,據報平減;蘇州、常州、鎮江、太倉四府州屬均有加增。淮安、徐州二府屬互有貴賤。餘與上月相同。地方安靜......
道光帝硃批:知道了
雨水粮价折,通常会附有清单,含辖区各处米麦杂粮价值等信息,是为惯例。
为了解读这一政务措施,本文首先提取了道光年间江苏省三个不同时期米粮时价清单(例见下图,道光八年六月,江苏巡抚陶澍呈米粮时价清单)。

然后整理出道光年间江苏省三个不同时期米粮时价清单表(见下表,以江寧府、蘇州府、淮安府为例,其余各府数据本文略)

每仓石价
道光八年六月米粮时价清单
(江苏巡抚陶澍呈)
道光十四年五月米粮时价清单(江苏巡抚林则徐呈)
道光二十九年四月米粮时价清单(署理江苏巡抚程焕采呈)




上米
银二两至三两一钱
银二两八钱五分至三两八钱
银一两七钱五分至二两三钱八分
中米
银一两九钱至二两八钱
银二两六钱二分至三两七钱
银一两六钱至二两二钱二分
糙米
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五钱
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五钱
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一分
小麦
银一两一钱至一两六钱
银一两七钱八分至三两
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九分
大麦
银七钱至一两
银一两五分至二两三钱
银四钱五分至八钱六分
黄豆
银一两六钱至二两三钱
银二两三钱至二两五钱五分
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八钱三分
蘇州
府屬
上米
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
银三两一钱至三两五钱
银一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五分
中米
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三钱
银二两八钱至三两二钱
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七钱五分
糙米
银一两九钱至二两
银二两六钱至三两
银一两四钱至二两四钱五分
小麦
银一两二钱至二两
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三钱
银一两二钱至一两九钱
大麦
银六钱至一两一钱
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三钱
银六钱至一两一钱
黄豆
银一两六钱四分至二两四钱
银一两九钱八分至二两六钱
银一两四钱至二两四分
淮安府屬
上米
银三两至四两一钱五分
银三两八钱至四两八钱
银一两六钱五分至三两七钱
中米
银二两五钱至三两六钱
银三两七钱至四两四钱五分
银一两三钱五分至三两六钱
糙米
银二两二钱至三两三钱
银三两五钱五分至四两五分
银一两二钱五分至三两四钱五分
小米
银二两至二两三钱
银二两至二两七钱
银六钱至一两七钱五分
小麦
银一两九钱至二两八钱
银一两五钱至三两二钱
银一两至二两二钱
大麦
银一两五分至一两三钱
银一两四钱至二两
银四钱七分至一两一钱
黄豆
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五钱
银二两至三两
银六钱至二两三钱
秫秫
银一两至一两五分
银一两五钱五分至二两三钱五分
银六钱至一两三钱五分

最后使用可视化软件制成道光年间江苏省三个不同时期米粮时价趋势示意图。诚然,该图样本数据仍嫌不足黄千格,尚待今后扩大数据样本加以整理。

由上图可见全容杓,比较一下道光八年六月米粮时价清单(江苏巡抚陶澍呈)、道光十四年五月米粮时价清单(江苏巡抚林则徐呈)以及道光二十九年四月米粮时价清单(署理江苏巡抚程焕采呈),均以淮安、海州、江宁、太仓、徐州几府的米粮价格为较高,而松江、苏州府的米粮价格为较低。而这三个时间点中,又以道光十四年米粮价格最高,道光八年次之,道光二十九年最低。
清单中米粮时价的计量单位采用“每仓石价”,吴建华《明清江南人口社会史研究》认为,明清时期江南人年均食米约2.2~2.9石,合230~303市斤。倘若以“糙米扬州参考低值”每仓石价一两、人年均食米低值2.2石,以及“上米淮安参考高值”每仓石价四两八钱、人年均食米高值2.9石计算,道光年间江苏人年均用银约二两二钱(糙米)至十三两九钱(上米)不等。
然而,道光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晴峰公呈《恭报六月分雨水粮价情形事》折后,另附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见下图所示,而非米粮时价清单。这并不是晴峰公别出心裁。经过分析可见,道光十七年至道光二十五年,各省呈交的雨水粮价奏折,均附带的是捐监生信息。是否自道光十七年始,道光帝有明确指示各省将米粮时价清单改为捐监生银数作为雨水粮价的附件,笔者并没有找到根据。但是这一时段,国家经济动荡,亟需开拓财路,这是不争的事实。

道光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晴峰公呈《奏報朝鮮難夷漂至江境循例護送進京遣令歸國》折: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在港巡緝見有夷人八名,當即詢問。言語不通,隨與紙筆書,係朝鮮國人。捕魚營生,遭風到此。將該難夷等移解到縣查看。該夷人俱係蓄髮挽髻、身穿長領衣服。詢其來歷,言語不通。內有一人能書漢字。給與紙筆,據書係朝鮮國全羅道羅州人。船主......水手......做飯人......其餘......共八人,駕坐船隻捕魚營生。八月十四日,猝遇颶風,漂入大洋。二十七日到此遇救上岸。船已損壞無存,只求護送回國等情由縣稟。經撫臣梁章钜飭司委員馳往該縣,將該難夷護送來省,優給衣糧,妥為安頓。去後,今據江蘇按察使李星沅會同江寧布政使成世瑄、署蘇州布政使黃恩彤詳稱,飭據長元吳三縣令其複書無異。當將現在撫恤詳請護送回國緣由寫與看視。該難夷等俱各歡欣鼓舞、感激皇恩。應請循照向例飭委員護送進京,遣歸本國......
道光帝硃批:礼部知道
这已经不是晴峰公第一次处理类似的外夷滞留事务了。早在担任浙江布政使期间,浙江巡抚富呢揚阿,就曾呈题本《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浙江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兼管兩浙鹽政臣謹題,為欽奉上諭事》。(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中琉关系档案续编》)
據布政使司布政使程矞采詳稱,案查乾隆貳年拾月拾貳日,奉准戶部咨開,浙江司案呈,乾隆貳年閏玖月拾陸日,內閣抄出,本月拾伍日奉上諭:本年夏秋間,有小琉球國中山國,裝載粟米、棉花船貳隻,適值颶風,斷桅折舵,漂至浙江之定海象山地方吴飞舟。隨經大學士嵇會筠等,查明人數,資給衣糧,將所存貨物itouch6,一一交還皇帝心仙人,其船隻器具,修整完固,咨赴閩省,附伴歸國军婚潜规则。朕思沿海地方,常有外國船隻三代鬼彻,遭風漂至境內者。朕胞與為懷,內外並無岐視,外邦人民,既到中華,豈可令一夫之失所。嗣後如有似此井川ゆい,被風漂泊之人、船,著該督、撫,督率有司,加意撫恤,動用存公銀兩,賞給衣糧,修理舟楫,並將貨物查還,遣歸本國,以示朕懷柔遠人之至意。將此永著為例。欽此。抄出到部,相應通行各省督、撫,遵奉上諭內事理施行。等因。遵奉在案。
該布政使程矞采查得,鎮海縣漂收,琉球國難番,向宏謨等五十九名,人、船一案奚天鹰。緣該夷人,係琉球國中山王府人,本年陸月初伍日,由那霸江開行,至烏父島地方巡查,帶物犒賞。駛至半洋,忽值風色不順,隨風漂流。於陸月拾伍日,漂到鎮海縣境,經該縣巡役看見稟報,該夷人懇求寄泊,候風送往福建琉球館舍,俾得回國。等語。隨經該署縣李超咸查驗,該夷船船身堅固,槓具亦無損壞,當即分別設館安頓,給予米蔬,按名撫恤。一面移營防護,仍俟風順,即行護送赴閩。開摺稟報。到司。當經造冊,詳請具奏,奉到。
道光帝硃批:該部知道
根据这一题本,晴峰公曾经查阅了乾隆朝发生过的类似案例,当时乾隆帝上谕......朕胞与为怀,内外并无歧视,外邦人民,即到中华,岂可令一夫之失所。嗣后如有似此,被风漂泊之人、船,著该督、抚,督率有司,加意抚恤,动用存公银两,赏给衣粮,修理舟楫,并将货物查还,遣归本国,以示朕怀柔远人之至意。将此永著为例......
故此,无论是富呢揚阿题本所述的琉球国中山王府人漂流至镇海县境,还是本奏折之中的朝鲜难夷,晴峰公均基于维护泱泱大国的体面之故,对外邦受难人员 “循例”优给衣粮、妥为安顿。沿途打好招呼,护送进京、遣归本国。
道光二十六年,晴峰公督护新粮顺利到达通州,即赴圆明园觐见,承蒙皇上谕旨书连小说网,称筹办认真,四次召对。后皇上仍旧令晴峰公督办空船返回南方,刚刚抵达德州,奉旨署理江苏巡抚,即刻赴任。晴峰公抵达江苏后,尊崇皇上旨意,劝捐粮食,并以身作则捐出米三千石,为官民起了带头作用。
道光二十九年五月,霁亭公以江苏布政使署理江苏巡抚。六月将藩司动支银三万两解送户部,遇饥荒,捐出养廉银赈济并饬各州县亲自勘灾。九月九日以病免职。
汪山土库府第文化研究会
程实 曾庆全撰稿
程懋暾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