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2007中超漫话乡贤胡长孺(六)-永康文化

浏览量:61

漫话乡贤胡长孺(六)-永康文化
↑点“永康文化”关注“永康文化”,做永康文化人!!


辞章杰出有精魄 文道融合撼人深(二)

胡长孺目前所见的唯一一篇辞赋是由于赵孟頫行书册页而赖以留存的《谷仙赋》。赵孟頫明说胡长孺此赋为南谷真人杜道坚(1237——1318)而作,作年大概在元仁宗延佑年间。赋文长达1100余字,采用了辞赋文中常见的主客问答体。文章的主要内容是阐释南谷真人的修道生活与道学思想,比如说他是“形容枯槁,神凝志完;至人无私,杖策弃家;一箪长塗,往从之游”,“举世争趋,惊霆破山;视之犹无,嗜欲不作;纵横自如,内恬外安”,“虎林吴兴,广宫峻宇;置棋相望,像祠老子”,“博大真人,遗经两篇;道德之意,五千余言”,等等,文章溯源历史,阐述道学,驾轻就熟,开阖自如,语言整饬流利邹文杰,被其好友赵孟頫称为“天资高爽,发言便自超诣”,高度评价其文是“文与事称,其自迩至远,则似《晋问》;其琢词造语,则似《鵩赋》;其高举寥廓,则似《远游》。过此以往,吾不知所擬矣!”
再说说他的诗歌。《元诗选》二集收有胡长孺的诗歌共十七首,2015年,永康乡贤编选《永康历代诗词选》又辑得其集句诗五首,另外明人的《珊瑚木难》也收有其诗作八首,加上前文所述《送诸生诗序》的诗歌,共计诗作三十一首。撇开五首集句诗不论,其中,题画、题书法(含题帖)的就占了一大半,还有两首是咏物诗,另有赠人和送别人的七首,还有一首则是回忆自己平生经历、感叹岁月沧桑和官场污浊的,再有两首分别是“和人诗”《次韵段文郁》与赋写洪涝的《大水》诗。另外,从体裁看,胡长孺现存的诗作,大多属古体诗和七言诗。诗风或雄浑或清丽,造诣颇高。
他的题画诗,或着重点明画意,或融入人文,或表达思想感受,结构上则立体叙写,显示了胡长孺的绘画修养与美学情趣。
说到题画诗,五代尚少有人作,但至唐宋两代,已然形成热潮,到了元代则更是作者众多,蔚为大观,这固然是书画艺术的发展所致,同时,大概与元朝一度科举中断,而士大夫本身又多有书画的涵养或有收藏、鉴赏习惯也是有关的,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和士大夫阶层的生活方式。胡长孺本人就很有可能也是一位画家,因此他的题画诗的特点,在于既准确描摹了画作的境像,又有机的抒发出自己或对于画作或对于世相的议论和情意,尽量避免平面化的表现。比如,他的《题马秦山图》冒牌知县,是叙写舟山(时称昌国)朱家尖的,诗歌把海岛风光与相关人文融为一炉,有情景,有人事镇沅信息网,有浪涛翻滚,有世事感怀,画意诗情,令人遐想。关于这首诗的作者,我以为必是胡长孺,理由有三:一是他曾有年少远游的经历,即自己说的“少年壮志苦不羁,西川南海去如驰”(《耕渔乐赠金华相士》),这里的南海我以为就是指普陀山、朱家尖,因此,早年去过昌国是完全可能的;二是他在宁海任主簿,宁海离昌国不远,又同属海边,对于他来说,观海写海也是心所系、手所为之事;三是他的《吴用晦墓志铭》里提到,“吴用晦卒,既禫祭(按:除丧服之祭,郑玄注:“自丧至此,凡二十七月。”),胡长孺以宁海主簿知府计事舍上蔡”,其女婿、处州美化书院山长周仁荣来“以所摭爵里行言与弃官将死之事为状一通,持来拜”请胡长孺作墓铭,长孺因推辞不了才答应下来,于是,“其明年九月,监造舟海上成,始克阅其状,而为之铭”。吴用晦是大德十一年(1307)九月癸亥去世的【按:墓铭云:下葬则在“至大二年(1309?亦或至大一年即1308年?)九月壬午葬其乡于吴兴之原,得铭距葬日一年”】,如此说来,“其明年九月”即至大元年(1308)九月,这一年也是长孺到任宁海主簿的第二年,他曾“监造舟海上”,这里的“海上”,有可能也是昌国(按:如此推测,即《题马秦山图》一诗也可能作于此年)。因此,不管写作时间是早是迟,而《题马秦山图》为胡长孺所作大概是可以确定的。

又如他的《题秋江唤渡》:“道傍木叶如渥丹,归急不知行路难。青嶂碧溪自唤渡,骞驴破帽秋风寒。裹头长须甚德色?肩轻不借有余力。人间尘土深复深,谨勿重赋招隐吟。”这一首古体诗,前六句重在表现画中的景象,木叶如丹,青山碧水,骞驴破帽的唤渡人,裹头长而身轻捷的船夫;而叶是秋叶,山是秋山,水是秋水,唤渡者与摇船者也都是秋天时令的装束,向我们准确地传达出了一幅秋江唤渡的图画,后两句则是作者因画而引出的感慨,感叹人世间的晦暗污浊,呼唤隐居人的清醒自守,驰星周这也是作者对画意的联想与开掘。由后两句揣测,此诗也有可能作于宋亡后棲居永康之时。(按:揭祐民有《题秋江晚渡图》之诗一首,也许所题之画与胡长孺所题是同一幅作品,而从他对胡长孺的敬仰来说,有可能此画就是胡长孺自己所作,画作也可能又叫作《秋江晚渡》。)再如他的《题山外归人》,何人所作之画不详,也同样有可能就是他自己归隐永康时的作品。诗曰:“结屋北山阿,境趣适有契。闲寂聊悦心,深密非避世。谁令赋《远游》,山空冷兰蕙。人间万得丧,欣戚随所制。颇似观优伶,笑语杂悲涕。戏弄刻漏间,陈迹安足寄。策杖归去来,溪深亦朝厉。陟岭见我屋,竹柏松杉桂。雨余青一色,净扫如作彗。行可休此足,无言得深诣。”读完这首诗,我们似乎很难见得到画中的景致搜标网,甚至不像一首题画诗,但是又仿佛写的尽是画中的意境。在这里,画面、生活、思想、诗情都已熔铸一炉,如同高明的画家一样,似画非画,天然浑成。当然,中国古代的绘画与诗歌都有形神兼备的特点麦子乐,即不一定追求形似,而是重在表现神韵,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原作《山外归人》的画作,还是这首题画诗,在这一点上应该是颇为相像的。
比起以上两首诗来,他的《题开元三马图》则另有一番境地。诗总共二十四句:前六句重在写马;中六句抒发议论,惊叹画作的生动、杰出,无与伦比;接着十句是揣测此画是否为李龙眠所临摹欲上献给宫廷的“进稿”;最后两句以议论作结,概叹英俊无用,老死槽枥,名为说马,实则喻人送灵澈上人,为题画诗平添了诸多深意。至于《题何能之墨竹图》一诗,重在鼓励於潜(今属临安)何能之向赵孟頫等前辈学习,“知路勿休堪努力”,进而坚持揣炼、创造,进而能在画坛上取得更大成就。
即使是题画的绝句,在胡长孺笔下,也是短章杰构,别有韵味。比如《题风雨渔舟图》:“细柳新蒲春已满,飘风急雨乱如颠。渔人若解忘鱼意,系却扁舟卧碧烟。”前两句重在写景,渲染气氛;后两句重在记叙,阐明画意。又如《题醉王母图》:“宴罢瑶池醉不任,仙人那有世人心?良工欲写无言意,自托丹青作酒箴。”写仙人,寓世人,道“良工”(画家),言世情,言在画中,意在画外。此两幅画作系出何人陈独秀乳赋,作者未有点明,也有可能就是胡长孺本人所作。
他的四首题帖诗,一首是《题苏东坡春帖子词卷》,诗歌以“故臣”自称,显然作于入元之后,重在抒发他对于故宋三百年重视农耕稼穑以及由此带来的良好政风、学风与乡风的深切追怀,并表达对于苏东坡“先正已远不可追,空使故臣泪垂臆”的敬仰之感,史识、诗才,跃然纸上;一首是《题黄山谷三言诗帖》,乃观赏黄庭坚《寄岳云帖》所作题跋,末两句似乎对是否作于黄山谷宜州迁谪时有所疑问;另外两首诗为《题范文正公书伯夷颂后二首》,由书及人,表达了自己对于伯夷、韩愈和范仲淹的崇敬与赞颂,论书、论人,相融一体,书品、人品,互为表里,读来也琅琅上口。
他的赠人诗、别人诗,有写给学生的,有写给朋友的,从内容考察,绝大多数为入元之后所作。他的这类诗歌,往往能出于胸臆,抒发深情空间种植塔,给人以真切之感。
比如《送蔡尧佐归婺取寒衣》,蔡尧佐是东阳人,胡长孺的门生,诗应该作于晚年寓居杭州之时。诗里多写自己的生活与胸襟,其中说“翁痴凝坐镇不动,外间玄漠中虚明。薄糜不继袄不裹,讴吟犹自钟球鸣。养子弟无米一斛,庇寒士无屋数楹。”写的是自己当时在虎林青莲寺的穷困与乐观,但他并不是向蔡生诉苦或自夸,而是为学生励志,所以最后四句诗是:“有志不忘沟壑辱,冻馁琐屑何能撄。重来犹及十月暖,浩歌勿作凄凉声。”用孟子“志士不忘在沟壑”的志向寄语学生,希望他回来时能高唱“浩歌”,达观入世。字里行间,没有居高临下,倒更像朋友间的促膝谈心。至于送别另一位东阳儒士胡古愚的诗歌《送胡古愚归东阳》,诗句有“建业秋山”、“秦淮秋水”的字样,则显然写在胡长孺任职扬州教授之时,诗是鼓励胡古愚回乡闲居的,最后六句说:“三年漫仕归亦佳,绕宅碧峦溉始沃。出处有道必自知,富贵何庸徒嗜欲。怀哉税驾思蓴鲈,千古季鹰岂流俗。”殷殷切切,真情叮咛,还似乎让我们隐约感到胡长孺其时也可能已经对入元后的官场黑暗有所认识了。

前文提到过的《送诸生诗》,前半写景,为学生上京赴试求仕描摹风景,渲染气氛,诸如“晴旭槁落木,浅碧露寒沟”、“野梅花始芳三国神隐记,岸柳质若柔”、“燕山拥万迭,秀色射两眸”,色彩鲜明2007中超,描写灵动;中间和末后几句写到读书求道与为官之道,说是“三古垂载籍,壮岁穷探求。素怀致君术,常摅裨庙谋”,“勉哉二三子,毋为昔贤羞”,叮咛周至,含义深长。
在赠人诗中,他的《耕渔乐赠金华相士》,是很值得我们重视的一首诗。诗云:
忆昔力耕金华野,青蓑绿笠风烟下。扶犁荷锄岂不倦,春醅映琖清如雪。亦曾扁舟钓钱塘,长缗短棹浮沧浪。颠风驾潮涛更恶,若比世路犹康庄。安有高情唐许协,深密神光形亦惵。还骑官马走黄尘,江山过眼空重叠。少年壮气苦不羁,西川南海去如驰。二毛已非折腰具,况与志愿常参差。长官怒骂沸于爚黑豹特警队,口自唯诺心自怍。升斗未疗饥寒忧,低徊独羡耕渔乐。老翁双瞳秋月如,何时照我归乡闾?江湖耕渔乐复乐,挂冠径归良不恶!
这首诗也是我们研究他生平与思想的一个难得材料。头四句是回忆南宋亡国前后,自己在永康的躬耕生活,那时劳作虽苦,但心情是愉快的。“扁舟钱塘”四句,说渔钓钱塘、风高浪恶,虽然已是艰苦异常,但是,殊不知,官场世路却比之更加险恶。“亦曾扁舟钓钱塘”,说明胡长孺在元代出仕之前或出仕之中就似乎是有过寓居杭州的经历的,而且时间也不会太短。“安有高情”四句,续写自己官场的碌碌无为,没有古代先贤唐尧、许由那样的高情雅致,而是官马黄尘,空待江山康易困,不免无聊。“少年”两句,插叙年少意气,壮志满腔。“二毛”六句,写自己对于错入官场的切肤之痛:年复一年,逐渐老去,而官场上又壮志难酬,更兼面对官长的喜怒无常,唯唯诺诺,忍气吞声,不免愧怍,于是想到,既然连为官作吏也难以聊生卒岁,那何必不回家做一普通百姓呢?所以,最后四句表明自己的心迹,即尽快离开官场,“挂冠径归”,回到“江湖”享受耕渔之乐。从诗意看,这首诗有可能作于延祐元年(1314)或之前略早一点的时间,即他转任“两浙都转运盐使司长山场盐司丞、阶将仕郎”之前,史书说“以病辞”,其实,是他自己不愿为官,理由则本诗所云。

《题段郁文雪石》是胡长孺留存下来的两首咏物诗之一。段郁文,生平不详,程钜夫有《段郁文诗序》说段“声流东南”,所作诗歌“高者不让古人,下亦不与无病而学呻吟者同调。盖写心之辞,正而真;即物之作,幽而绚也”,似乎是一位才德颇高的诗人,胡长孺还有一首《次韵段文郁》,可能也是“段郁文”之误。《题段郁文雪石》诗的主要特点在于用丰富的想象和比喻、拟人来铺写“雪石”的突出状貌与内里品质,诗曰:“白云飞来著春空,翕霍变化生奇峰。朝曦照耀舒复卷,碧华忽拥玻璃宫。秋潮初壮明于雪,千雷动地吴山裂。涛头出海夕阳微,百炼青铜浮玉玦。云容涛势伟且奇,乍出乍没须臾时。乾笃雪山白盈尺,晴天万里窥峨嵋。似识诗翁作诗苦,独拥清妍照环堵。河翻月落夜未央,如虹光气飞屋梁。”诗歌共用了四个韵脚,随物赋形,叙写了一块洁白玉石的高贵、奇特,不仅表现了作者的高超诗才,也体现了诗人独具的审美眼光遍地金刚,所以,明代胡应麟的《诗藪》也称这首诗是“雄浑流丽,步骤中程。”他的另一首咏物诗为《<击蛇笏>赞》,是一首歌颂“烈烈孔公”正直、爱民、刚勇、大气的精神的。孔公,即北宋孔道辅(985——1039),字元鲁,孔子四十四代孙,其以笏击蛇的事迹可参见王安石《给事中赠尚书工部侍郎孔公墓志铭》。以此为题材的诗歌不止一首,与胡长孺同时期的元代著名诗人、书画家白珽(1248——1328,钱塘人)就有一首五言的《击蛇笏》之作。胡长孺此诗,用的是四言,名为咏物,实为咏人,“孺也为赞,永彰幽德”,而且是胡长孺现存的唯一一首四言诗,写得古朴、深致,颇见其语言运用的功力。
他的《次韵段文郁》是其目前所见的唯一一首“和人追韵诗”,诗曰:“转雷飞瀑护遗坛,著足危岑向碧烟。木末鸡啼藤矫矫,稻间牛过水田田。瑶池浪记三千实,玉井空传十丈莲。少室幽栖良不恶,黄尘山下欲弥天。”由于段氏原作失考,诗作歌咏何事已难确指,从诗意看,好像是一首咏歌某隐居之人(或者就是段氏本人)幽栖山居之作,或者是游历某座深山古庙的。诗的首联、颔联记叙高低远近之所见所闻,“转雷飞瀑”、“著足危岑”两句,一惊一险,起首便自不凡;“木末鸡啼”、“稻间牛过”两句,有声有色,形象生动(矫矫,缠来绕去;田田,形容水声);颈联、尾联抒发古往今来所悟所感,“瑶池浪记”、“玉井空传”moyiza,思绪辽远,说是传说中的这些景致虽美,但那是虚空的;“少室幽栖”一句,由虚转实,说是山房不大但是幽静可栖,实在好得很,不像山下是俗世黄尘,欲望盖天,以此作结,显得对比鲜明,又余味深长。全诗结构谨严,语言虽刻而流利,堪称杰作。顺便说一句,“鸡啼”一语虽非胡长孺所独用,但可是至今还活在永康方言中的古语,读起来还真多了几分亲切呢!
还要说一下的是,新浪博客上“三元宰相商辂文化”《可爱的淳安》引用了一首称是石塘胡长孺的诗(未载明题目),曰:“山里曳裙丝履廋,里门会卉碧毡寒。曹刘千古风流在,未必淳安劣建安。”如果确是,那么,这是他留下来的唯一一首直接歌咏地方风物的诗,重在赞美淳安的人文底蕴。

最后,介绍一下他的一首题为《大水》的诗:
西昆水源出天河,一泻万里生惊波。浊浑到海更奔猛,溃决犹自吞陵阿。瓠子鱼龙横中野,至今空唱宣防歌。古迹九道复不得,南注安流少休息。癡冥阴云欺白日,不放扶桑光彩出。连宵达旦雨如何?绿野黄流混为一。河伯侈大未可厌,规取桑田广宫室。长鲸老蛟助声势,城郭波浪相枕没。神禹衣冠藏会稽,大叫不闻将安为?
这首诗继承了《诗经》和汉魏古诗的传统,采用赋的手法,极力铺陈叙写洪水的肆虐,以及官府的无能和作者自己面对洪水的那种着急与无可奈何的心情,读罢让人感慨良深。诗以“西昆”两句开头,一开始就写出了大水由天而泻、滚滚如注的气势,也为全诗设置了拍浪冲涛、惊心动魄的氛围;接着写洪水的奔腾入海、吞没山陵、横盖原野,但是,官府却治水无能,空唱防洪的老调,讥刺含蓄委婉,语气自然平实;“古迹”以下十句,一再叙写洪水的凶猛、贪婪,老天的发威、发狠,豪雨连宵达旦,桑田绿野无存,宫室城郭淹没,把洪水的泛滥成灾写得形象可感,呼之欲出;最后两句,是说抗洪者无能为力,而自己又不知计将安出,于是着急万分,暗含了作者忧天悯人的志士情怀。诗歌运用了比喻、描写、借代、反问、对比、比拟、夸张等多种多样的修辞手法,既给人以震撼的力量,又给读者留下了许多想象的空间,即便放进唐诗里面,也不见得有多少逊色!

作者:胡浙平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