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jbl专业音箱漾濞之旅,至于心灵【触摸】-小说散文者

浏览量:55

漾濞之旅,至于心灵【触摸】-小说散文者


光明是全国百个文明村,建有万亩核桃生态园。核桃是光明的名片,如果没有核桃,光明将不是光明,核桃给光明带来了富庶,还带来了希望。
核桃树下有人家,人家中有核桃树。有人生在核桃树下,有人长在核桃树下,有人死在核桃树下八字眉怎么修,有人从生到死都在核桃树下。核桃别名胡桃,可以在低海拔地区生长,可以在高海拔地区生长,但是以1500—2500米之间者为最优,光明位于两者之间,然而许多年来,拥有优质核桃的光明人却生活在极度困难之中。
冬天里的一个上午,阳光里透出一丝寒意,冷风中抖落些许温情,白云悠悠地流淌,映衬出一方蓝蓝的天。山风漫过了路边的树丛,从枝桠里传出来的声音,飘悠流转,始自眼前,弥散于无形。陡峭的山梁飘散着红尘,宛如丝线的山路把大山、村子和人家串联起来,组成一幅看似和谐其实并不和谐的山里图。空旷寂静的石门山谷里飞起一只半大的鹰,宛如一朵无依无托的云,在山谷里时起时伏,美丽中夹杂着感伤的景致,注定会给我的这次家访带来无休无止的回味鹰刀传说,给我的生命增添绵长感伤的注脚——注脚是对我心底情愫的深度解读,我没有对抗感伤情愫的勇气。
鼠因粮绝遣踪去,狗为家贫放胆眠。临近学生家,我听到了狗叫声,跟着懒懒地跑过来一条狗,学生家长接着走了出来:面色黝黑,脸颊消瘦得如同骨柴,急需肥肉的抚慰。学生家长朝狗吆喝了一声,狗非但不叫,反而围着我打起了圈圈,用可怜而希冀的眼光看着我,它也许已经感觉到我的到来,它会捞到一两根骨头?至少能沾上一点油荤吧?——我的包里装有两瓶雪山清酒,还有两斤猪肉,狗是嗅觉灵敏的动物。
也许是外面的阳光过于强烈,也许是房间过于低矮,当我走进屋里时,半天才看清屋子里的景致:一个老奶奶坐在床沿上,凌乱的银丝俨然山野里的蒿草,随意生长在老奶奶的头上,干瘪憔悴的血管里没有多少可以提供维系生命的营养陈旭然。老奶奶瞪着一双失神的眼睛,茫然注视,茫然注视这个世界。当老奶奶从儿子口里知道站在她面前的人就是香桌上供着的师时,老奶奶依然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困惑里,她困惑社会的变革给自己带来的究竟是什么?茫然无知有时候是茫然生活的缚绳。
我把带来的酒肉交给学生了家长,家长叫妻子赶紧做饭,我们则坐在火塘前烤火,闲话。家长的脸庞上布满了愁容,屋子里弥散着浓烈的旱烟味。孩子的首要任务是读书,然而这个孩子此刻还在山里汕头数码通,还在山里寻找可以换钱的物质,在临近黄昏的时候,依然不见归家的身影。我走出厨房,来到屋外。晚霞如烈火一般地燃烧着天宇,温暖的色调把大山紧紧地裹了起来,青黛耐不住时光的逼近把残阳藏到了大山后,跟着驮起了一个浅浅的月亮。
就在这时,学生回家了,他叫了我一声,随即走进屋里,放下背篼,坐到火塘边,把双脚踩到火灰上,热能顺着他的光脚板延伸而上,我看见他激灵地打了几个寒战。大铁锅里煮着包谷面糊糊。问过学生家长,我这时才知道这就是他家平时吃的主粮——我没有想到解放都几十年了,漾濞竟然还有这样的山村,竟然还有村民吃这样的饭菜。是历史有意的讥讽还是历史无情的嘲笑?是历史有意的鞭笞还是历史无意的折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学生受罪了,受苦了,遭孽了。

家长古铜色的脸上或许绽放过灿烂的笑容,或许构织过伟大的梦想,然而笑容和梦想在岁月的流逝中爆出了声声脆响,变得支离破碎化作了无形,等待他们的依然是大山和在大山里游弋的云,沉默不语,令人捉摸不透。人是能够吃苦的高级动物,然而人生下来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写着吃苦两个字,这样我们就可以排除人生来受苦之说。
人是伟大的。我之所以用伟大这个词,是因为我想无论哪个人出生在怎样的地方,无论哪个人出生在怎样的家庭,作为一个有形的生命,他们有生存的绝对权利,有接受教育的绝对权利,我们应当给予他们以绝对的尊重!我们不能因为自己高大而去漠视别人的矮小这就是中锋,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强悍而去漠视别人的柔弱,我们更不能因为自己尊贵而去漠视别人的卑贱,我们需要展示的是博大的胸怀和不灭的良知,然而贫困剥夺了伟大精灵应当拥有的这些。我说:“读书可以改变命运。”
家长苦笑,说:“我认得这个道理,可是,在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去说读书,有意思吗?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填饱肚子,维持生命。”
我从家长的脸上读出了太多的凄苦,读出了太多的无奈。孔子强调读书劳勃狄尼洛,其前提是富之,在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的时刻去说读书,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有些苍白,有些无力,除了安慰学生,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了解社会现实,但我不了解社会本质,对于我来说,了解社会本质很难,确实很难。
学生最终没有随我下山,他把极不情愿的情愫当作了无尽的倾诉,尽情地泼撒进无尽的岁月里,泼撒进无尽时光的背影里,以至于当我后来再次遇到他时,他感觉到心里很难受,我也感觉到心里很难受。

导致光明生活贫困的原因是核桃价格不高桃姐原型,核桃成熟时节,村民随便捡拾几个放在干燥之处晾干,或者自家吃,或者送给没有核桃的亲戚吃,或者拿到榨油坊里炸油吃。核桃是高端产品,核桃价格的升高与社会经济关系密切,到后来国民经济提升了,国民有钱了,核桃成为紧缺物质,村民口里烂不值钱的核桃变成了金果果。
核桃给漾濞带来了实惠,给光明带来了实惠,漾濞政府在光明建立了万亩核桃生态园,修好了从金牛通往光明的公路,修通了从马厂到光明的公路,帮助部分村民建起了农家乐。因为率先掌握了核桃嫁接技术和核桃栽种技术,光明以核桃嫁接为主导合作社,向县内外推广核桃嫁接技术,提供嫁接种苗,获取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改善了生活条件,贫困已经远离,贫困的阴影正在远离,光明正在走向光明。
光明是富庶之地,更是旅游之地,到光明旅游的人络绎不绝。早春是光明核桃树从沉睡中醒来的时节,那些或成伞状,或成盘状的核桃树,枝丫一律向上,在春阳中发出了嫩芽,树上爬满了核桃花。如果有时间有雅兴又愿意劳累的话,从光明核桃园步行到果木箐,或者从二墓碑步行到鸡茨坪,所感知到到的全是好心情。来到鸡茨坪,漫步核桃林jbl专业音箱,那些经历了岁月洗礼的核桃树,那些遭遇过村民冷落的核桃树,在时代发展的进程中焕发了新春,充满了勃勃生机。
间或人家之中,屋檐之角,露出些许雪白和粉红,给早春的核桃林以最完美的点缀,村民说雪白和粉红是李花和桃花。鸡茨坪东面有三座山,分别叫做大堆子、轿顶山和牛峰堆,早春的轿顶山正是山茶盛开的时节,此时爬上轿顶山,瞧去,负雪的苍山如在眼前,雪光映照之下,人成了景景致。
到了晚春,嫩叶爬满乐核桃树,山风拂过,小如指头的核桃果从嫩叶中露出脸来,给人以笑意和娇羞。缕缕炊烟在核桃树中缠绵,是诗情,更是画意,此时的轿顶山上,杜鹃花开,一树接着一树,一片连着一片,红如火,白如雪,红白相间,相映成趣。坐在山间,仰视苍山,写意之情自然萌生。坐在山间,看花海逐浪,云起云飞异世邪帝,更有鸟儿鸣唱王馨可,打破了大山的沉寂,促成了我的想象——我的脑海里随即出现了虞姬自刎的俏姿,鲜血飞溅出了满山遍野的红,那漫山遍野的红是对自刎虞姬的祭奠!
到了秋天,山风吹拂,树叶翻飞,核桃果向人展示出丰满迷人的俏姿。一缕云丝从树脚生成,顺着树干上升,在游弋过树叶,在亲吻过核桃果之后悠悠升起,漫过树梢,与另一缕飘移过来的云丝在空中相会,凝成一朵云,飘到山里,顺着山涧上升,融入到苍山之腹的一朵黑云里,随即有了山上雨声沙沙山下看蝶儿戏耍的景致,随即有了一座山上两样天气的景致。等到山里流水到来,光明也下雨了,时大时小或者时停时落的雨,把缕缕情思落进我的心窝里,把核桃果滋润成“个大皮薄营养丰富”的金果果!
临近中秋,核桃果成熟,在光明人的忙碌中,核桃树身子一抖,抖落几片树叶,树叶飞舞旋转着落到树下,弯起的枝头一扬,朝向天空。冬天的光明是核桃树休息的季节,然而核桃树虽然已经入梦,但它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在酣睡中吸取着日月的光忙,吸取着大地的精华,构建着宏大的计划和伟大的心情。光明的冬天是一只金杯,金杯里盛满了美酒,喝过美酒的光明人豪气冲天,心花绽放,他们精心照料和栽种核桃树,把对核桃树的情和爱演绎到了极至!

人不能选择出生于哪个地方,不能选择出生于哪个家庭,但是人可以选择改运。光明人选择了利用自然,选择了改造自然,借助自然之力获取到了生存物质,借助市场经济改变了命运,如今的光明人已经走出贫困,正在走向富裕。
从鸡茨坪去大理,沿路景色优美,宜人心脾,是一条前景甚好的旅游新路线。公元1253年,忽必烈率大军进攻大理,久攻不下,后来经邑人献计,忽必烈亲率一万精兵,经光明鸡茨坪轿顶山翻越苍山,神兵天降,攻克了大理。在翻越苍山之前,元朝大军遇到一个水潭,人下马,马卸鞍,人马都到水潭里喝水,后来人把这个水潭叫做洗马潭——光明村里有几个老人跟我说:他们曾经多次翻越苍山到大理赶三月街,多次从洗马潭旁经过,眼见潭水清澈,李思晓可照人影,人影清晰。
现在的洗马潭里的水量有所减少,有人说洗马潭里水是元朝人马喝少了的洪宝莲。事情的真相是苍山植被在近几十里遭受了极大破坏,苍山由缓慢向下游供水转变为快速向下游供水,苍山两面自然灾害几率大为提高。洗马潭四周是灌木丛,是杜鹃花,是苔藓,苍山顶部的片麻岩已经严重老化,风吹日晒,片麻岩以沙粒的形态进入洗马潭,加上大量枯枝败叶进入,导致洗马潭面积有所减少。
经鸡茨坪公路走神道苍天霸血,可以到达石门山静安寺,沿石级而上可达玉皇阁,站在阁内,仰视可见苍山,俯视可见石门关。西北是又是一个Y形谷,其上游属于无人居住区,是雪山河的发源地,优质水经过消毒之后被送往漾濞县城千家万户,谷内建有雪山河水电站,一线天(百丈崖)是谷内的景点。
我们到达鸡茨坪时已是下午六点。核桃树直立于暗淡的天色之中,山风劲吹,有山风欲来之兆。作家下车去看核桃树——鸡茨坪有大量高龄核桃树,有些核桃树的枝干已经空了,孩子如果有雅兴,可以在镂空的枝干里钻进钻出,或者在枝干里躲猫猫,然而不同于其它树种,核桃树的生命力极为旺盛,枝干镂空的核桃树依然枝繁叶茂,向村民展示出年老而不服老的情态。

我下了车,走到一棵核桃树前,伸手触摸核桃树干王默君,感觉到的是舒适,是惬意,因为我明白到了秋天,这棵核桃树向村民提供的是金钱,是希望,是快乐。
突然之间,山风刮来,黑云忽至,雨点坠落,鸡茨坪沉寂在山雨之间。山失去了踪迹,天失去了踪影,距离稍远的核桃树于瞬间变得模糊起来。组织者担心作家被雨淋,赶紧叫司机开车去接他们,然而等到司机把车开到他们面前,忽然间云开雾散,天蓝云白,阳光斜照,核桃树和麦浪吸引了作家的眼球。
这些作家诗人功成名就,什么地方没有去过?什么景色没有见过异世悠闲日子?然而当他们看到麦浪,当他们看到斜阳下的麦浪时,立刻显现了活泼灵动,特别是李小麦,又是玩自拍,又是请人给她拍,爱美的天性表露无遗。
下午七点,我们上了车,走马光公路回漾濞县城。在车上,有几个作家诗人勾头发微信,光明的美景在他们手指的轻轻触动之中,以最快的速度被传送到了远方。
摄影:边陲老人
可以看看:
漾濞之旅,至于心灵。(寻觅)
漾濞之旅,至于心灵 【仰望】
洱海意境
精美的毕业礼物
一枝秋香入梦来
西边风景那段土墙

小说散文
因为对文字充满深邃且永恒的爱,我们聚在一起。
静静的阅读,没有纷扰的喧闹。
这里是一片我们的安宁静好的土地。
长按二维码加入
版权声明:文章归属原作者
投稿邮箱:missztg@gmail.com
roselinli@qq.com(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快乐飞舞、轻轻的烟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