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jinshen用过--一只可以忘忧的杯子-蓝小姐和黄小姐

浏览量:46

用过||一只可以忘忧的杯子-蓝小姐和黄小姐
都知道我是个购物狂,其实日常,我只收集三样东西,一是扇子、二是伞、三是杯子。
今天说杯子。(例牌申明:本栏目绝对不是广告,只是在这里介绍自己真正用过而且深深爱着的好东西。)
喜欢杯子的人蛮多,其中就包括郭敬明,看《小时代》时发现郭敬明是个杯子控,顿时觉得这个人就不那么讨厌了。(是的,我知道这逻辑很混乱,就像我觉得好看的人都值得原谅一样)

▲和郭敬明本人一样,电影中的霸道宫洺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杯子,甚至还因为女主打碎杯子赔不起而烘托出男主角的富有,小说里这只杯子的品牌是著名的水晶牌子巴卡拉Baccarat郑乐琪 ,香港IFC有。

▲HARCOURT-哈考特-古典-平底杯,这只杯子当年的标价是 “2200元”。
事实上,巴卡拉Baccarat确实是一个奢侈品的牌子,始于1764年,是爱丽舍宫御用的酒具品牌,以红盒子里的祝福出名,因为制作的困难,成品率低,水晶很贵,水晶灯动辄几十万,台灯、花瓶几万……
郭敬明的家里到处是这个昂贵的牌子,可见早些年,他是真的挣了钱。


我很喜欢看郭敬明家那满坑满谷堆满奢侈品的巴洛克风的家,这一种非常难得的人类学田野观察标本,从自贡那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变成座拥三栋市中心别墅的海上新富,中国八零后在急剧的阶层上升中那急不可耐山呼海啸一般澎湃的物欲,也是蛮感人的。


▲郭敬明哥特式风格的家,巴卡拉Baccarat水晶杯和水晶大吊灯是必不可少的,这盏水晶吊灯上有红宝石,据说价值超过40万……
新富要奢侈,什么最贵用什么,但其实,不是每只杯子都要二三千。水晶杯虽好,但是它的性质是易耗品。
我有个朋友喜爱家宴,最心疼就是每次家宴都要碎一两个水晶杯,有时是客人不小心,有时是保姆洗杯的时候稍一用力就碎了,一个红酒杯几百大洋一只,不心疼也是假的。
所以如果真的经常宴客的人,要不然就真的豪疏,几百上千的东西无所谓徐熙娴,要不然就直接去批发十几块一只国产玻璃红酒杯,或者五六十的国产水晶红酒杯,手感也不错,至少碎了也不心疼。

▲西方餐桌上潘俊贤,喝不同的酒确实要不同的杯子阿曼苏尔之眼 ,但不一定非得用水晶,用玻璃杯也蛮好特工下堂妃,性价比较高的中档品牌也有,德国奈赫曼Nachtmann董晴野,韦奇伍德Wedgwood,还有英国皇家道尔顿Royal doultong,通常几百一只有交易。
讲真,水晶是真的要贵一点,因为手感不一样,坠手之余,还有触感守门员打一字。
有一个非常简便的方法去鉴别玻璃与水晶,就是摸,玻璃是热的,水晶凉浸浸的,所以你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亦舒女郎的家里,总归是要有水晶的。千言万语一句话,水晶确实是要矜贵一点哒。
追随偶像臧苗苗,我当然也有一点水晶杯,但纯属普通人日常用的。
德国villeroy boch香槟水晶杯

▲德国出名的一个牌子,叫villeroy boch,中文译做唯宝,它家出名的是卫浴产品和瓷器,有一次我在广州马会唯宝专卖店听到一个大款模样的男人大声惊呼:啊,三十万一个卫生间还拿不下啊?……
可见它家的东西之贵,戴安娜婚礼用的就是它家的瓷器夏东豪,水晶杯它家也做一些,我是在巴黎狂百货公司时,看它打折,而且款式挺好看的,于是从巴黎捧回两套,蓝小姐一套,我一套,当然 ,洗的时候很小心,像呵护花朵一样。
不得不说,用这个喝香槟,还是感觉舒服很多。
英国Richard Brendon水晶杯
Richard Brendon是个牌子,也是著名的英国瓷器设计师的名字。

和张爱玲一样,住在诺丁山的他喜欢每天清晨听着窗外的伦敦市声,平时他会沿着著名的波多贝罗集市的线路,一边逛二手古董集市,一边散步到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一天的工作。短短几十分钟,成了他每天生活中最惬意和引以为乐的部分。
他最出名的是钴蓝色斑马条纹图案瓷器,但我不喜欢,在香港的连卡佛看到的他的水晶杯反而喜欢,明明有大只的,价格差不多,但我还是选了这对小的,非常精致以及晶莹剔透,手感极佳。

奥地利SPIEGELAU CRYSTAL
Spiegelau被译作中文“诗杯客乐”,原来是德国的牌子,诞生于1521年,也是水晶葡萄酒杯的元年。
“其高雅的造型和精良的品质逐渐发展成为世界上顶级水准的无铅水晶杯品牌,代表着想象、艺术、技术、文化、历史与现代的完美融合。”
这是我抄的介绍哈,我只知道这个牌子很出名,2000年初被奥地利的Riedel并购之后,就变成了奥地利的牌子。这一套水晶杯是Vintage,克里丝汀这个名字也是蛮女性的。

英国古董花瓣杯
这是刚去英国收的一套花瓣杯,我也不知道它具体是装什么酒的,有待专家指正,在牛津的一家小店里看到,真美丽啊,花纹也细致,价格也不贵,一百来磅,一千来块钱吧,摆在柜子里,登时觉得内心也绢绣起来。


很多人专一收藏水晶杯,喜欢通透感,我也喜欢水晶,但是瓷器我更喜欢。
讲讲我收杯子的一点心得吧,其实我还真不怎么看牌子。
我的选杯两大原则是:
一是有眼缘,真的好看;
二是它身上有故事,自己有故事,或者跟我有故事,就像松浦弥太郎说的:“恋物,恋的其实是物品中每一份珍重而独特的记忆”。
个人收藏的杯子分三个类型:
一种是纯觉得好看的


▲Royal Albert是一个英国牌子,淡蓝色八角杯片西茜,喜欢这种蓝与金的搭配,像天青色等烟雨来周立铭。它也是黛安娜王妃生前最青睐的一个牌子,最受欢迎的是乡村玫瑰系列。

▲这一套是在台北永康街拿下的桃花系列,瓷白且薄,非常女人味。

▲这几只杯子也是台北永康街同时买下的,很便宜,是日据时代日常人家常用的杯子,我喜欢那种时间的味道,马上想起候孝贤的《悲情城市》。

▲这是在景德镇一家小店买的国营老瓷产的杯子,七十年代很多中国人的家庭里有用,很中国,很日常,其实非常好看。

▲一只美貌的金牛座杯子,是英国皇冠瓷TUSCAN,它在1950年开始出产十二星座茶杯碟系列,24K金,非常秀气美貌。是我的星座。

▲旧的九谷烧杯子,有时间的味道,蛮有意思。

▲这是在景德镇的设计师峰子那里买的一只清三代的杯子,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品相很好,很润上一邪,看着舒服,而且只用几百块就可以和几百前的东西相会,还可以此喝茶,感觉真不一样,有一种跟时间喝茶的感觉……(好好,我承认我戏太多了……)


▲清代张熊的花卉杯,这是现在日常喝水的一套杯子,壁薄瓷白手舞足蹈造句,手感极好。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在大英博物馆的商店闲逛的时候,看中了这一套中国风的杯子,大概是里面最便宜的,40磅,买单的时候看到了盒子里上海博物馆的名字,心里暗呼天哪为什么不回国买,巧的是程新惠,银联卡根本刷不了,于是乎立刻托我在上海的美女姐姐JANE帮忙,她是富贵闲人,喜欢逛各种博物馆,立刻行动,上海博物馆买下,98元一套,足足便宜了四分之三。
一种是设计师品牌的
英国ROYAL DOULTON
我有六只皇家道尔顿威士忌杯,很重手。
不得不说一下ROYAL DOULTON这个牌子,中文译做皇家道尔顿,创立于1815年,1901年DOULTON获爱德华七世授权为皇家御用餐具。这个牌子是英国最大骨瓷出口制造商,它家的产品也极多。
我收了一只Real old willows,老蓝柳系列,1981,源于中国青花瓷工艺,关于化为双鸟的爱情故事,典型西方国家眼里的中国。
有成的套,我买不起。所以买了单只杯,几百可买到中古。


▲蓝柳超美啊,也是大家的心头好
香兰社

▲香兰社的杯子也是值得一收的,这两只是它的OUTLAND里收的,极便宜,几块钱一只,但是朋友们来我这儿喝茶时,最爱挑的杯子就是这两只,很有观众缘……

▲另外我还买过六只玻璃杯,极好看,极便宜,夏天的时候用来喝薄荷凉白开最好啦。

▲景德镇另一个设计师的作品,杯子是质朴的白,几片金色的子很招人爱,盘子不知道用来干啥,有时就变成了烟灰缸。 
瓷胎竹编

▲很喜欢成都竹丝瓷胎,百度上的解答是“以名瓷作内胎,用丝细如发,轻薄如绸的竹丝,精巧编织,依胎成型,紧扣瓷胎。编好的成品不论是竹丝本色,还是增饰的别色花纹,或者是编织上的蛟龙戏珠,色泽雅致,清新自然梁伟伟。成都竹丝瓷胎选择成都平原西部邛崃山一带盛产的慈竹为原料,选竹有严格要求;专门择取生长2至3年、节距2尺左右,无划伤斑迹的壮竹,要经过几道工序处理,每100斤原竹只能抽丝8两,其价值同银子相当。”,我在上下看过这一套,要上万,后来我四川朋友卓嘎拉姆帮我在非遗传承人谭代明大师那里求了套,几千兽人之脔宠,也算拥有了以慰平生吧。
爱马仕

▲这一套一定要说,是蓝小姐给我的新居入伙礼,爱马仕的对杯,她知道我喜欢杯子,我知道她喜欢包,不过我也买不起她喜欢的包,希望她将来能改变兴趣,也喜欢杯子,成为我们佛系一族。
谢东

▲这是设计师谢东的作品,我在扉艺廊买的折纸杯,薄且脆,还蛮好玩……
TOM DIXON
TOM DIXON是一个英国产品设计品牌,由TOM DIXON本人创建于2002年,据说没有人比他更能把黄铜设计得好看。

▲香港海港城四楼和它们的专卖店,太古广场的连卡佛也有,上次我选了两种杯子,五个一套的那一套送给蓝小姐了,因为渴烈酒都得用小杯。

▲我自己买了两只大的喝水喝香槟,因为我喝得多。
哲品

▲哲品的这对对杯,特别之处是盖碗是极有手感的一对“蛋”,是著名的日本设计师设计的,很喜欢那淡淡的青色以及滑腻的触感,后来我看设计杂志还专门介绍过这套杯子。
里外生活馆

▲这是王恺先生的朋友熊凯做的杯子,杯子名分别是豆青,影青,色彩略有区分,手感极佳,滑腻舒服,颜色也很温柔……
一种是旅行产品
但是有意义的
去一个地方旅行,我爱买当地的杯子,留个念想。

▲这只是在突尼斯买的当地的喝酒杯。

▲这就是2014年富商刘益谦以2。8个亿拍下的那只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仿制品,哈哈,百分百复刻,五百一只,上海美女JANE带我们去看龙美术馆八月茉莉,看我们喜欢,回来就送了我和蓝小姐一人一只,jinshen贴心的人啊……其实对于这只杯子的艺术性我真不知道在哪里,只感觉很薄,之所以贵,我猜大概是年代久,烧制于明代成化时期,而且少,现存于世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只有19只,其中四只在私人藏家手中,其余均被博物馆收藏……所以,你要是想玩一下,去上海龙艺术馆的时候不妨买一只,反正2.8亿是没有,花三五百买个复刻品也还是可以的。

▲日常用的这只杯子是在苏博买的,七十块草木皆兵造句,是唐伯虎画的竹子,苏州诚品好像有。

杯子是生活里的小器具,无时不在,也是我写作当中唯一倚赖的事物。
有时一写写一天,唯一能不断地让人起身的就是不停地倒水喝。
烟酒都未上瘾,写作者如我,真是好养活,喝进去的是水,挤出来的是字,也是节能型选手。所以,多买几个杯子就算是对写作的奖励吧。
其实买了那么多,我日常用得最多的还是这只从挪威带回来的马克杯,黄光宜后来我看到香港海港城的诚品里也有卖,可见是挪威人的日用品。

我喜欢这只杯子,因为它重量适中,也因为它的图案很北欧童话,每次看到它,就很高兴,想起我那趟遥远的挪威行,想起北欧人的爽朗天色与北欧世界的安静单纯,记得那时站在小城利勒哈默尔的山顶刘金迪,从山坡上往下看暴力狐尊,天空辽远,远处花树连绵,此情此景,永远难忘。
所谓举杯而忘忧,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愿你也有一只可以忘忧的杯子。
本文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