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jjxx漯河人谁还记得的这个地方吗?-情满漯河

浏览量:23

漯河人谁还记得的这个地方吗?-情满漯河



母 猪 圈
文:张文明
“开了母猪圈,淹了九州十八县。”这是过去人们对母猪圈的一种流行的说法。由此看来,母猪圈在防洪意义上的险要方宥心。

母猪圈,是沙河大椿树码头下游的一个大回水湾,将本来正东流淌的河水,在这里陡然来了个90°的大转弯,折而朝向了正北,在沙河流经“九曲十八湾”中,母猪圈可谓最为壮观的了。小时候,去到码头上看沙河风景,被满河的风帆吸引住了,为了跟随顺流而下的帆船领略“蔚为壮观”的景色,不知不觉,撵到了母猪圈。船到这里,那才叫“叹为观止”哩深海喂食者!只听随着一声“哟——嗬嗬——唷”的号子声,船老大们一个个忙碌起来:把舵的把舵,使篙的使篙,拽缆的拽缆,整个船上的船老大,都一手不闲,各行其事。特别是使篙的船老大,将一根杉木杆子做成的长长之篙,用力一甩,把带铁尖的一头牢牢地扎进堤岸的泥土里;用右肩膀顶住呈“T”型的把手,右手扶篙,左手拤腰,脸、颈贴篙,只见紫膛色的脊梁深深弯下,屏气蹬腿,憋足气地将篙扛拱,渐渐地弓成弧形,同时,暴着青筋的两腿和赤脚在船舷上往后移动,那眼看要撞向岸边的帆船,才渐渐地离开河岸,田宸羽朝中流驶去。在撑篙人的躬身吃力的努力下,那条条木船,点点白帆,“鱼贯而入”,驶向北方的天际……在我童年的脑海里王今心,母猪圈的帆影,“有疏有密、疏密得当、动静结合而又动感很强”的,是不可多见的自然景色!

假如我记得不错的话,五十年代去母猪圈的二道堤子上,临近拐弯处,有一片几乎呈勺子形的空地,空地上栽有几株榆柳,林荫下伊泽千夏,盖有几间过路小店,在那里卖些粗茶淡饭。我从一、二道堤子中间,沿羊肠小道越门而过,虽没有在此吃饭,但坐在窗前或林荫下,临风啜茶,歇脚乘凉,一睹帆影,也是一桩惬事。

记得在大跃进的年月,漯河师范“勤工俭学”,赴黄泛区国营农场劳动,同学们乘船前往,我们路过母猪圈。那时,正值五、六月份,半槽的河水,清澈见底,几只大木船满载着我们。一向走惯了旱路的我,一旦改为水路,备觉新奇。放眼望去,两只眼不够用的了!这里虽然看不到“杨柳岸晓风残月”——集合时已是上午九点,早没了那景色,却可以看一看夹岸美景。其实,船头上的景致就很美:船女临河洗涮,船头晾衣择菜,绣女当窗描“云”,嫁娘依户绣花,老妪展衾叠被,船家拖布擦板,儿童嬉戏玩耍——为防止万一掉进水中,背后还拴上个大大的 丫腰葫芦,一幅船家乐的动人景象。儿时,我常听人们讥笑船民不讲卫生:前面倒尿罐子,后面洗碗碟……如今仔细看来,如斯的看法不免偏颇。那时,农业社会李龙君,人口不多,根本没有工业污染,河水清且涟漪,不论洗衣、淘米、刷碗、拖地……那少量的船家用水,也污染不了一河清清的河水的。而我们顺流而下,近可看艄公们在浅滩、险湾处用篙撑船的艰辛,远可眺两岸的暧暧村落,俯可视浪花拍打船舷,仰可望蓝天白云。迨至邻近母猪圈那片林荫地带,树木蓊蓊郁郁,炊烟袅袅苒苒,茅舍掩映,鸡鸣犬吠,倒也是一处胜地。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后来的兴修水利和防洪需要,茅屋荡然无存,间或地留下一二株柳榆,零星的菜畦,成了提灌站和浇田的水渠。倒是那由水泥筑成的灌溉渠连接河堤、高出田畴,通向一望无际的原野,成了映人眼帘的一条直线。

光阴荏苒。不知不觉,那昔日行船的风光不再,河上街的茅草屋渐渐地成了砖瓦房,一个原本10万人的小市,在中原兴起赵素影。
大概是公路、铁路的建成所致吧,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沙河里的行船骤然鋭减,“濦水风帆”的美景荡然无存,昔日一个运价低廉且环保的运输方法式,被快捷的汽车、火车取而代之。我曾经于六十年代中期,较汽运价格低廉很多的船运,运过木料伊东杂音,亲身体会到水运的便宜,但这种运输方式,却未能保存下来。人们贪图一个“快”字,船民们终于在70年代中期,全部弃舟登岸。伴随着城市的建设谢耳朵是谁,在母猪圈的上下游,出现了挖沙船。

原本为黄橙橙的沙滩,是可以直接抬沙、运沙的,随着小城的崛起,高楼的兴建,架子车、拖拉机、汽车……马达轰鸣,如过江之鲫,不舍昼夜地采远,沙源日益减少,人们不得不到水中捞沙:一只只挖沙船,泊在河中;只见一人手持由竹竿制成的罱沙网兜,深深地插入水底,一头由拴着绳子的人们在滩地或岸边拽着,将罱沙兜扯出水面,掌兜人在船舷上淋去网兜里的水,然后把罱得的河沙倒进船舱。这种活,一般要由三个人组成。船上的人,一次次不停地插兜、倒兜;岸上的人,周而复始地拉绳、回绳;大半天光景jjxx,可捞一船封神旧事。然后,船驶岸边,把沙卸下。母猪圈及其上下的滩地上、堤岸上,堆起一座座似山的沙丘,形成一个个沙场,亚赛那大椿树码头“小驴拉坡”的熙攘景象。当斯时也,人们看到的是,运沙的拖拉机车水马龙的繁华!然而,随着岁月的更迭,风帆不见了……,小毛驴不见了……,挖沙船不见了……乔柏华,运沙的拖拉机不见了……而一座座由沙石水泥钢筋水泥土构筑的高楼,凌空矗立;一条条宽敞的马路雾岛翔子,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小城也成了“市代县”的地市了。人口当然也随之翻番。

当我领着我市台胞摄影家周仁侠先生,走在去拍摄家乡名人——中国第一部大字典的编纂者——许慎墓地的路上时,我在母猪圈看到的是,拦河建起了的橡皮坝,将坝西的河水抬高了不少;水泥、石砌的母猪圈,也干净得多了,坚固得多了;夹岸又新添了现代化建筑,绿树掩映,成了一道“亮丽”的新景观!但是,母猪圈橡皮坝以东的流水,却成了涓涓细流云河简谱,几乎断流!映入眼帘的丛威娜,再也不是昔日的清清澈澈、碧碧绿绿、泱泱涣涣的河水,却是发臭熏人的污水——这里没了沙滩,到处都是淤泥垃圾,在几乎静止的水中唐朝小地主,沉积着碎砖断瓦,漂浮着破鞋烂袜、塑料袋子……这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新景观”,缺少了悦目的风帆、风光的存在,少了运输、灌溉、饮用、浣衣……的妙用,总给人一些无奈,给人几多遗憾!即如此,随着岁月的变迁,橡皮坝也完成了它的使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溪水浅浅,流水缓缓,且又浑浊的沟壑!只是到了夏日,沙澧暴涨,洪水肆虐秦小曼,此时的母猪圈,方显出一泻千里的壮阔……


而今的猪圈也“旧貌换新颜”了——尤其是靠近北岸,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新楼,矗立在绿树掩映之中;河畔建起了一座座滨河公园,花坛、亭台,散布其间;河堤上的土路,得到整治;污染的河水,正在治理;河水也渐渐地清了些,并不再熏人,又成了人们生活栖息、游玩小憩之地。但愿有朝一日,河清海晏,母猪圈恢复到能够行船、灌溉、饮用……扬起风帆的原来模样杨二敬,人与自然和谐,成为人们向往的福地!
作者简介:
张文明,男,河南鹿邑人,幼读私塾,后念洋学郑敏之,“充电”北京人文,深造北京鲁院,退休语文教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理论家。

关注情满漯河
编辑:孙爱国 微信:13503953922
来稿邮箱:409537969@qq.com
《情满漯河》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