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夏

郑翠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中国法治新闻网消灭书荒--婚前他说会好好疼爱我,直到新婚夜才知道……-天才小毒妃

浏览量:98

消灭书荒||婚前他说会好好疼爱我,直到新婚夜才知道……-天才小毒妃

请告诉我 如果爱情 像道菜一样盼须多少 念该放几两
还记得之前给大家推荐过一部网剧《花间提壶方大厨》,没看过的同学戳这里耳朵怀孕||只要和你在一起,吃成胖子又怎样……这部网剧里的美食看的很是让人垂涎欲滴,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呢?
今天呢,小编再来给书荒的宝宝推荐一本和吃有关的小说,一起来看看吧!
文:楚鲤
第一章 便宜夫君
凤浅坐在湖边的凉亭里,双眼迷茫地看着亭子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搐。
“王上,我南燕国为示两国友好,特将兰心公主送来联姻欲火焚神,这才入宫不到一日,就遭受如此大的屈辱。敢问王上,这是何道理?”眼前,一名外臣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在他的身侧,一位娇弱可人的宫装美女低低抽泣着,漂亮的脸蛋上多了四道指印,我见犹怜。
这是演的哪一出?还挺像那么回事!美女的妆更是逼真,像真的被扇出来的掌印!
良心剧组啊!
想着,凤浅嘴里发出一声轻笑,忽然脸上火辣辣的,一抬头发现十几双眼睛齐齐愕然向她望来。
那名外臣顿时气红了脸,高声道:“如果王上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南燕国必倾举国之力讨伐北燕,为公主雪洗耻辱!”
凤浅眉头一挑,咦,这不是剧组,好像是真的!
她……好像穿越了!
凤浅忽觉一阵头昏脑胀,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入脑海,她愕然地发现,原来自己就是他们正在声讨之人……北燕国的王后凤浅!
余光睨了一眼旁边身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他头戴金冠,腰束黄绒宝带,不知是光线的原因,还是他太过英俊,凤浅只觉得他浑身上下金光点点,耀眼得让人不敢逼视。
他端坐在那里,一个动作也没有,可凌厉的五官轮廓和那份倨傲霸气,宛若统领天下的王者,谁都该匍匐在他脚下……
坐在他的身侧,宛如守着一座冰窟,凉气儿嗖嗖地浸入肌肤,连呼吸都被冻在了胸口。
他就是北燕国的君王轩辕彻!
传说十六岁登上王位,北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最声名赫赫的一代君主!
凤浅一阵无语,她不但穿越了,还多了个便宜夫君!
不等轩辕彻开口,坐在另一侧的中年贵妇面容紧绷,率先开口道:“使臣请息怒!王后不知分寸,让兰心公主受了委屈,这件事哀家一定秉公处理!”
闻言,外臣露出几分得色:“如此甚好,还请王上和太后速速定夺,否则两国就只有兵戎相见了!”
太后扭头望向轩辕彻,眼神竟带着几分敬畏:“王儿,你说呢?”
轩辕彻沉吟片刻,完美雕刻的冷峻面孔转向凤浅,暗沉犀利的眼神也随之扫了过来:“王后,你可知罪?”
凤浅下意识地抬头,猛然撞入一双犹如腊月冰雹的眼睛,冷得透心,她心下微微一凛李焕文,生出警惕。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在她的印象中,她见过气场最强大的男人就是她的神医师兄骆冰,想当初她得罪了某位政界的权贵,权贵悬赏杀手界取她性命,师兄以一根银针独挑十位顶尖杀手,刺得他们屁滚尿流,杀手界闻风丧胆,从此无人再敢接那悬赏!
那一刻,她觉得师兄真帅!
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场竟隐隐能与她的师兄相抗衡……
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但她身为全球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杀手银狐,什么样的危险人物没见过刘冠希,又岂会怕他?
正酝酿着该如何回答,扑通一声,身侧的小丫环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王上,娘娘只是一时失手,不是有心的!况且娘娘刚刚醒来,怕是还没有完全清醒……”
“大胆!王上说话,你一个奴婢插什么嘴?”外臣立刻站了出来,横眉冷对,厉声怒喝。
凤浅眉头一皱,黝黑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她冷声一喝:“你才大胆!这里是北燕国的后宫,你一个南燕国的使臣又有什么资格插嘴?”
外臣一愣,涨红了脸:“你……”
凤浅冷冷笑道:“你们公主既入了我北燕国的后宫,后宫之事便是王上的家事,若要谈国事,就请把公主先带回南燕国,再派使臣来谈!否则,就给我闭上你的狗嘴,吵吵嚷嚷,好不烦人!”
所有听闻此言的人,个个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微风徐徐的湖边凉亭里,顿时一片诡异的寂静。
“你……你……气死老夫也!”外臣颤抖着手指指着凤浅,牙关打战,眸中喷火,差点当场暴走!
轩辕彻面上不动声色,眼中却精光一闪,冷冽的目光似一把锐利的尖刀,解剖着她。
嚣张跋扈、胸大无脑的王后,何时变得如此心思缜密,字字珠玑?
但也仅仅只是三秒,他不屑一顾地撇开了眼,熟知他性情的人都知道,他的忍耐度快要耗尽了。
兰心公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含泪光:“王上,既然臣妾入了北燕国的后宫,就是北燕国的人。臣妾只是想讨一个公道而已,难道身为王后,就可以随意践踏后宫嫔妃吗?”
她环扫了一圈亭里亭外的后宫佳丽们,动情地说道:“据臣妾所知,王后平日里就在后宫作威作福,后宫姐妹们多有受欺凌者,却敢怒不敢言。臣妾今日挺身而出,就是要为后宫姐妹们讨一个公道,哪怕因此受到责罚,臣妾也绝不退缩!”
好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极具煽动力,后宫嫔妃们闻言,一个个朝她投去感动钦佩的目光。第二章 掌扇公主
凤浅不由地感叹,以前的王后是多么的招人恨啊!
但她没有忽略一个重点……
她为何会穿越而来?正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已经香消玉殒!
王后只不过打了公主一记耳光,公主却一掌打在王后的心口,要了她的命!
如此计较起来,别说一个耳光,就是杀了公主偿命,也不为过!
然而,太后听了兰心公主的话,很是动容,再加上兰心公主的母亲是她的亲姐姐,她自然是更偏爱自己的外甥女:“公主请起!公主受了委屈,哀家一定为你讨回公道江一燕罗红!”
“谢谢太后。”兰心公主感激涕零,起身垂眸的刹那,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
太后旋即对着凤浅厉声呵斥:“王后,你打了人,不知悔过,还如此理直气壮,你眼里还有王法吗?哀家命你立刻向公主道歉!”
“我要是不道歉呢?”凤浅淡淡一笑,毫不畏惧地迎视回去,她知道自己是有筹码的,她的第一个筹码,是先王的遗旨,先王临死之前,留下一道遗旨,将她赐婚给轩辕彻,并且不准轩辕彻废后!她的第二个筹码,是她的父亲,也就是北燕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凤苍!先王的遗旨,英巴图只是将她送上后位,而她的父亲,则是保着她在后宫横着走!
虽然她以前很鄙视拼爹的人,但现如今她有爹可拼,为何不用呢?
太后面色一沉,怒瞪着她:“如果你不道歉,就将你打入冷宫,面壁思过一个月!”
说完,她偷瞄一眼轩辕彻的神色,见他表情如故,薄唇紧抿,不怒自威,这才暗送了口气乌兰托亚。
浓密细长的睫毛轻轻一扇,再次抬眸时,凤浅的眼里一片清明:“好,我道歉恐龙侵袭。”
太后一愣,王后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她倒有些不适应了。
外臣方才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见她服软,眉头高高一耸,立刻趾高气昂道:“按照我南燕国的规矩,向公主道歉,须三跪九叩,才算礼数周全!”
众嫔妃们闻言超轶主,个个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兰心公主偷瞄了一眼上位的太后和王上,见二人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嘴角微微上扬,一抹得意的笑容转眼即逝。
凤浅淡淡的目光环扫了一周,将众人的神色统统收入眼中,面无表情地说道:“好,那就按南燕国的规矩来……”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凤浅一步步走到兰心公主面前,欠了欠身,慢慢弯下了她高傲的头颅……
小丫环眼含热泪,心痛不已:“娘娘……”
兰心公主的眼底溢出了胜利的笑意,谁说北燕国的王后动不得,谁说她到了北燕国的王宫之后,就要看王后的脸色?那个嚣张跋扈的王后根本就蠢得要命,她随便使个小计,就将她踩在了脚下,毫无还手之力!呵呵,从今往后,她便是这后宫之中的第一人……
正得意地想着,眼前慢慢下跪的人,忽然抬起了头颅,一双慑人的眼睛直直逼来仲里纱羽,勾子一般扎进她的眼里康金利!
凤浅的嘴角微微一扯,犹如暗夜中绽开一朵罂粟,三分邪魅,七分妖娆!
兰心公主心跳漏了一拍,立刻察觉哪里不对,但已经迟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十下,清脆入耳!
一张漂亮的脸蛋由火辣辣到麻木再到失去知觉,兰心公主整个儿被打傻了中国法治新闻网,顶着一张肿成猪头的脸,愣在那里,忘记反应。
一瞬间,亭子里传来一片抽气声。
震惊、沉默——
轩辕彻冷眸微眯,剜骨刀儿似的眼神盯着凤浅,像要在她身上剜出一道道的口子来。随后,冷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厌恶!他厌恶争宠,更厌恶争宠的女人!
凤浅敏锐捕捉到了他厌恶的目光,心下也是不爽,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以为我想争宠?本姑娘可没那个闲心!
环顾了一圈,她鬼魅的声音,飘渺地盘旋在亭子里:“一个耳光是打,十个耳光也是打!想让我低头道歉王君如?下辈子吧!”
这些巴掌,她是替死去的凤浅打的廖劲锋,也算是为她报仇了。
一亭子的莺莺燕燕惊恐地看着亭中央的凤浅,犹如在看一个魔鬼。
凤浅不再理会这些人,踱步到小丫环的身旁,淡淡说了句:“走吧。”
小丫环张大着嘴,机械地咽了口口水,问:“去……去哪里?”
“冷宫!”酷酷地丢下两个字,凤浅转身,径自离开了引凤亭。
第三章 冷宫阴险
冷宫,不负其名,阴冷又潮湿。
小丫环一路进来,一路落泪:“娘娘,您是千金之躯,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要不您再向王上求个情,跟他服个软,王上看在相爷的份上,肯定不会把您怎么样的……”
小丫环名唤紫苏,是凤浅家里送来的贴身丫头,对她十分忠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唠叨。
“我看这里挺好,又宽敞又清静,简直就是豪宅。”凤浅走到落满蛛网的床榻边,掀了掀被角,却蓦然对上一双幽亮绿眼,她当场定住!
小丫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凑过来一瞧,吓得脸色煞白,失声惊叫:“啊!蛇——”
盘绕在被子下面的眼镜蛇受到惊扰,立刻警戒地伸长了脖子,咝咝咝咝地吐出火红的信子,像是吐着复仇的火焰。
“闭嘴!”凤浅低低一喝,拔下头上一支发簪,双目紧盯着眼镜蛇,眼镜蛇也紧盯着她,一人一蛇,久久对峙着!
小丫环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睁大眼睛,呆立在原地,不住地发抖。
就在这时,眼镜蛇率先发起了进攻,一跳两米高,直取凤浅的眼珠子!
说时迟那时快,凤浅手腕一震,发簪脱手而出,尖锐的一头闪着银色的寒光,对准了眼镜蛇的七寸位置,狠狠地刺了进去!
不多不少,恰好七寸!
又狠又准!
飞在半空中的眼镜蛇啪地重重落地,椭圆形的头栽倒在地,毙命当场!
空旷的冷宫静得能听到一根针落下的声音,小丫环在最后一刻闭上了双眼,久久听不到动静,她微微睁开了一只眼偷看,却见王后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而眼镜蛇已然毙了命。
她惊魂未定,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娘娘,您没事吧?您……您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啊!
凤浅没有解释,吩咐她道:“你身上有火折子吗?”
小丫环微微一愣,捣蒜似地点头。
凤浅取了火折子名门锦翠,又在屋外拣了根木棍,动作娴熟地将它做成简易的火把,燃着火把,将冷宫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蛇虫鼠蚁大多怕火,四处逃散。经过一个时辰的努力,总算将栖居在冷宫里面的蛇虫鼠蚁驱赶了个七七八八。
难怪妃嫔们都怕进冷宫,这地儿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童珺!
不过,身为杀手界的No。1,凤浅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寰盈证券,热带丛林、荒野沙漠、雪山之巅、中世纪的古堡……她都住过!
她总能很快适应新的环境,随遇而安,所以冷宫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落个清静!
“我饿了,去给我弄碗面吃吧。”
“奴婢这就去。”
身为杀手,刺杀术、伪装术、追踪术、遁逃术等等专业技能,凤浅样样精通白痴也做攻,唯一的弱点就是……吃!
她是杀手界闻名遐迩的吃货!
曾经为了吃一碗顶级皇厨做的面,明知道对手在面里下了毒,她还是把一整碗面都吃完了周子冉,然后才撑着最后一口气去找她的神医师兄解毒。
这等不要命的吃货,除了她,世上没有第二人。
所以师兄常说,如果有一天她丢了小命,肯定是坏在她这张嘴上。果不其然,师兄的话应验了,只不过她不是被毒死,也不是被撑死,而是在飞往不丹参加皇家宫宴的路上遭遇了空难,魂飞魄散。
一转眼来到北燕国的王宫米科内,成了燕宫的王后,命运不可不谓神奇!
北燕国说小不小,境下有十几座城池,说大也不大,它只是大燕领主国下面的一个郡国而已,而大燕领主国之上还有星汉帝国,凌云大陆三大帝国并存,如果非要在凌云大陆的地图上寻找到北燕国的疆域,它仅仅只是一粒黄豆大小的存在,小的可怜。
不过,对凤浅来说,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单单一个北燕王宫,就已经困住了她。
以她目前的状况,想要从北燕王宫安然脱身,都是件难事。
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离开北燕王宫,去过她想要的自由自在的日子!
什么王后,什么丞相之女求魔灭神,统统狗屁!她凤浅从来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她只做她自己!
没多久,紫苏回来了,低垂着脑袋,两手空空。
“娘娘,奴婢回来了。”
凤浅眸色一黯,倏地起身探近她,纤细的手指挑起紫苏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字一句沉声问:“谁干的?”
强大的气场大山似的压了过来,紫苏惊惶地眨着眼,右颊上的掌印微微变形扭曲。
娘娘她……怎么有些不一样了?好可怕的气场……
“说,谁打的?”
紫苏咽了口口水,轻轻摇摇头:“没、没谁。”
睨视她片刻,凤浅松开了手,低沉地哼了一声:“别人欺我安均璨,你也欺我?”
“奴婢不敢!”紫苏惊吓,扑通跪地,“是……是御膳房的李嬷嬷!奴婢去问御膳房要一碗面,李嬷嬷却说王后现在身居冷宫,只配吃剩菜剩饭,奴婢与她争论,她便打了奴婢一个耳光!”
凤浅不怒反笑:“胆儿挺肥!说本宫只配吃剩菜剩饭?”
住在这个蛇蚁成窝的冷宫,她忍了,但不给她吃的,这绝对不能忍!
大袖一甩,凤浅迈步朝冷宫外走去,紫苏急了,死死扯住她胳膊:“不行啊,娘娘!您现在被王上关入冷宫,是不能随意离开的。”
凤浅浑不在意地笑笑:“如果我离开了,会怎么样?他会杀了我吗?”
紫苏一愣:“呃……那倒不会!”
凤浅眉尾一扫:“还不带路?”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阅读后续章节!周五愉快!